彩宏娱乐登录-原创 高考两次被顶替的穷女孩的班主任说:别怪我,我女儿没你聪明

原标题:高考两次被顶替的穷女孩的班主任说:别怪我,我女儿没你聪明

高考被顶替的农家女孩陈春秀的父亲曾说:“后悔没让女儿复读!”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直认为孩子没能上大学是因为自己没能力。当年没有砸锅卖铁送娃去复读,如果复读早就能发现孩子被人顶替了。

然而他还是太天真了。有个叫苟晶的山东农家女孩,遇到了跟陈春秀一样的事,她的父亲做到了春秀的爹想做而没有做的事,可结果还是一样。

苟晶的成绩是被班主任邱老师的女儿顶替的。她的同班同学除了一位上了大专,其他都上了本科。可成绩名列前茅的苟晶却名落孙山。

她的老同学曾听说学校来了一位名叫“苟晶”的老师,还以为是自己的老同学,结果一见之下傻眼了,不是老同学,而是班主任的女儿。

上天作弄,苟晶的妹妹高考前又在邱老师班上就读。恰巧此时,邱老师让苟晶的妹妹代交了一封信:

这是巧合吗?我不信。

穷人的孩子上大学有多难

如果不是父母对读书有执念,穷人家的孩子能上到高中都是恩赐。尤其是家里兄弟姐妹多的,举全家之力供出一个大学生都是常事。

陈春秀的哥哥,一早就去打工了,赚的钱供妹妹上学。苟晶的二妹初中就辍学,打工挣钱给姐姐妹妹上学读书。苟晶工作后,挣的钱大部分也拿来给小妹读书了。

写下《感谢贫穷》的王心仪说,因为家里穷,她从小就和玩具、零食绝缘,一年四季只穿校服,其他衣服都是亲戚穿过旧的。长身体的时候每天的饭菜都是白菜馒头稀饭,偶尔偶尔才能吃到一个鸡蛋。上学放学能不坐公交车都不坐公交车。

三年两耳不闻窗外事,挥洒汗水只为读书。王心仪如此,苟晶也是如此。作为全区前几名的孩子,家里又没什么钱给她补习,买教辅,全靠自己刻苦努力。一分又一分完全是汗水一滴又一滴堆出来的。

苟晶还记得高三那年,父亲为了给她攒学费,拉着满满一车棉花,走30里山路去集市上卖。她因为返校跟父亲同路。棉花堆得高,山路又不平,她常常要帮父亲推一把才能走过去。很难想象平时父亲一个人都是怎么把棉花运到集市的。

那一车棉花卖了120元,父亲拿出6元给女儿买了几个苹果让她带去学校吃。她至今都记得,苹果很大。

她的学费,每一张都是在汗水里渍过的。

苟晶的两次落榜,给这个家庭带来沉重的打击。那些浸着汗水的棉花好像都不值钱了。

她的父亲,是带着遗憾和不甘走的。他以为是女儿辜负了自己的期望。

原来竟然不是。

而苟晶这件事里最令人心悸的地方是:不知道邱老师当年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看待这个学生的。他为她解答每一个问题,看到她每一点进步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是否就像看圈养的小猪一样,长肥一点再肥一点,这样我的女儿就能多吃一口肉?

他在指点她填报志愿的时候,又在想什么?想着该如何引导这个学生填报一个适合自己女儿的大学?

邱老师的女儿上了大学,这件事并没有到此为止。第二年,苟晶复读了。她的档案早被提走,她的成绩也不可能做数。邱老师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冷眼旁观苟晶注定无望的365个日夜的苦读?朝夕相处三四年,苟晶在邱老师眼里只是一个工具吗?

因为我的女儿不聪明,学习不好,我就夺走别人女儿的人生。这就是邱老师的逻辑。

若干年后,苟晶的妹妹又在邱老师班上读书。偏偏这个时候写给苟晶一封迟来的道歉信,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除非你们敢赌上小女儿的人生。

想一想都令人头皮发麻。

仅仅是一个高中班主任,就能决定一个人的一生。

而这样的事并不是个例。

苟晶拿到的一张怪异的录取通知书,也说明了这一点:

一所外省的中专,汇聚了大量山东的学子。这个地方就像是给被偷走人生的孩子们一个连安慰奖都算不上的安抚。

教育公平是大事

因为科技的进步,这样的事今后不会再有了。可是过去的不能就这样的算了。中国是个有着千年考试文化的国度。

高考可能是穷孩子们此生唯一一个跟同龄人站在同一个起跑线比拼的机会了。虽然他们有的没有鞋,有的身后有沉珂家累,有的跑起来姿势很难看,可是毕竟只要公平就有希望。

只要有希望,心怀鸿鹄之志的穷孩子们是愿意拼尽全力的。

自有科举以来,寒门出身的鸿儒高官不计其数。历来古代科场舞弊案不查个底儿掉不罢休。

说一件最近的,鲁迅从公子哥儿到家道中落就是因为一桩科举舞弊案。

当年鲁迅的祖父周福清就是个科举出身的大官。他50多岁的时候因为老娘逝世回乡丁忧(回家守孝)。周福清看着儿子孙子没个成才的,心里很急,万一自己两眼一闭,家业所托何人?

鲁迅的父亲

然而鲁迅的父亲,周福清的长子周伯宜不争气,考了二十年,都考不上个举人。刚好这一届的主考官是周福清的老同学。于是他动了歪脑筋,凑了一万两银子派一个叫陶阿顺的仆人趁主考官还在船上的时候送过去,免得考官到了绍兴地界显得瓜田李下。

陶阿顺到了船上直接把信就交给了主考官。考官一摸信封,心知厚度不对,就故意不拆。没想到阿顺脑子有点问题,也可能是仝卓的前世,生怕老爷怪自己办事不利,钱送出去连个音信都没有,当着一船随行官员就嚷嚷:大人,您收了一万两银票,该打个收条给小人。(送贿还索要发票,你真是个人才)

这画面太美,直逼仝卓的直播。

这下考官是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这事就被捅破了。周福清判了个斩监候(死缓),鲁迅的爹也被抓,三年后就郁郁而终。

周福清以内阁中书之尊,也没得着半分便宜。

教育公平这件事,用阿Q的语气讲,就是古人做不得,今人就能做得了么

我们能够接受努力没有结果,但绝不能接受努力之后,有了结果却被人偷走。

苟晶们想要的是道歉吗?是赔偿吗?都不是,他们要的是一个公道,一个真相。

他们要的是一个证明,告诉自己:你本可以,你的努力是有结果的。你并不曾比人差!

所以到底,还有多少苟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